辽宁反腐风暴,三名副省级官员为何接连落马?

辽宁反腐风暴,三名副省级官员为何接连落马?

文/佟西中

孙远良

近期辽宁政坛颇不平静。退休4年后,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孙远良落马。这是短短一个多月来,该省被查的第三名副省级官员。

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4月9日消息,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孙远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3月1日,辽宁省副省长、省公安厅厅长王大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;3月29日,辽宁省副省长郝春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与王大伟、郝春荣任上被查不同,孙远良2018年1月已经退休。孙远良今年67岁,辽宁建平人,有过援藏工作经历,曾在朝阳市、辽阳市工作多年,当过辽阳市长、辽阳市委书记等职。

在孙远良官宣落马的当晚,其在辽阳当市长期间的市政府秘书长马立阳也宣告被查。据辽宁省纪委监委官网4月9日消息,辽阳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马立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孙、马两人关系密切,孙远良就任辽阳市长一个月,马立阳被提拔为市政府副秘书长、办公室主任,两年后任市政府秘书长。孙远良离任辽阳市委书记时,马立阳成为辽阳副市级干部,后出任副市长。

退休后任职“读书会”

2018年1月,辽宁省政协换届,孙远良就此退休。退休后,他在读书会发挥“余热”,多次以读书会副会长身份参加公开活动。

今年3月3日,孙远良以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、辽宁政协之友读书会副会长身份,携考察组到海南省陵水县椰田古寨景区考察。

再之前,去年1月,辽宁政协之友读书会举行了一场读书座谈会,邀请辽宁省委党校有关专家宣讲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,孙远良同样以读书会副会长身份参加。

孙远良是辽宁本土派干部,早年在辽宁大学学习俄语,毕业后到西藏那曲地委工作,1982年返回家乡朝阳地委工作,12年间从政研室调研员升至朝阳市委副书记。1996年2月,他转战辽阳,历任市委副书记、市长、市委书记,时间共14年8个月时间。

2010年10月,时年55岁的孙远良即转任辽宁省政协党组成员。其间历任省政协办公厅主任,辽宁省委统战部部长。2013年任省政协副主席,2018年退休。值得关注的是,他在出任省委统战部长时,并没有跻身省委常委。

曾带头扫大街

孙远良落马前11天,辽宁省副省长郝春荣被查。两人均在辽阳工作多年,交集时间达14年。

在辽阳,孙远良历任市委副书记、市长、市委书记,郝春荣历任市下辖太子河区副区长、区长,市委常委、市总工会主席、副市长,马立阳历任市政府副秘书长、办公室主任,市政府秘书长,辽阳市副市级干部、市政府党组成员,河东新城党工委副书记、管委会常务副主任,辽阳市副市长,三人在辽阳期间的工作交集非常密切。

郝春荣

后来郝春荣退出市委常委班子,专任副市长五年。孙远良任市委书记近4年后,郝春荣又任市委常委、副市长。

今年以来,辽阳市接连有官员落马,比如辽阳市原副市长吕有宏,辽阳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陈强。这几人均与郝春荣、马立阳有不同程度的交集,有的还曾在辽阳市政府一起搭班子。他们同样也曾是孙远良的直接下属。

孙远良主政辽阳期间,有过“大手笔”项目,曾力推开发建设辽阳河东新城。对于河东新城开发,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,最担心的就是资金问题。他对此则信心满满,表示绝不走城市建设的老路。他说“仅靠财政力量根本无法解决,必须走出一条政府主导、市场化运作的路子,借鉴外地通过市场化融资建设新城的经验”。

他也有过“亲民”之举。2006年6月,孙远良带领辽阳一万三千多名干部、群众参加义务劳动,清运垃圾残土。当地媒体以“辽阳市委书记带头扫大街”为标题报道。这一举动,有人质疑作秀,有人拍手叫好,外界对此也褒贬不一。

孙远良还曾当选媒体评选的2019年度“最受关注地方领导”之一。

孙远良

为何密集被查?

短短一个多月内,两位在任副省级、一位退休的副省级官员落马。如果将时间放宽,十九大以来,辽宁已有刘国强、李文喜、薛恒、孙远良4位省政协原副主席被查。为何如此?

除郝春荣外,孙远良也与上述三人存在不同程度的交集。刘国强2013年1月当选辽宁省政协副主席,孙远良与他同在省政协搭班子4年。

去年8月,刘国强受贿案在天津开庭审理。检察院指控称,2006年至2020年,刘国强利用担任辽宁省副省长、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,为他人在企业经营和职务晋升上提供帮助。目前该案择期宣判。

李文喜任辽宁省政协副主席时,孙远良任省政协秘书长、党组成员,省政协办公厅主任。去年9月,山东检察院已就李文喜涉嫌受贿案提起公诉。

薛恒与孙远良在省政协共事两年。今年3月,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、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对薛恒作出逮捕决定。

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教授彭新林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,从落马时间和履历上看,孙远良与郝春荣相隔时间较短,且工作交集非常密切,不排除郝春荣在被留置期间,交代了与孙远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相关的线索,或是拔出萝卜带出泥,或是共同卷入相关腐败问题,有窝案、串案的可能。

北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、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同样认为,郝春荣、孙远良可能共同涉案,参与了一些腐败事情。

他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,一般来说,官员集中通报有两种情况。一种是时间点的巧合,这可能会给外界留下高官密集落马的印象。另一种是同一案件涉及到不同的高官。

“高官以省政协原副主席身份落马,但贪腐的行为可能往往发生在政协任职前。另外,把贪腐官员从原单位调到政协工作,有利于开展案件调查工作,这是一个反腐策略。”庄德水说。

彭新林也表示,从反腐实践看,退休后落马的官员,一般都是被人牵扯或供出而案发,且大都是以前在职时所犯的事情。

评论已关闭。